騰遠知識產權
騰遠知識產權代理
新聞詳情

音樂版權代理專業程度有待加強

  音樂版權代理是指版權代理人受權利人的委托,以被代理人的名義代理解決轉讓或授權使用其作品著作權及相關事務。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研究員阮開欣介紹,目前我國音樂版權代理市場主要由一些大型的唱片公司主導,如環球音樂公司、索尼音樂公司、華納音樂公司、滾石唱片公司和英皇娛樂公司等,這些唱片公司基本都有自己控制的版權代理公司,如環球音樂公司旗下有環球音樂出版公司,華納音樂公司旗下有華納出版公司。唱片公司通過和旗下藝人簽約,擁有大多數主流音樂的版權。沒有與唱片公司簽約的獨立音樂人,大多會委托一些小的版權代理公司、律師事務所進行代理,所占市場份額較小。

  對于阮開欣的觀點,易觀互動娛樂研究中心分析師王傳珍表示贊同。她介紹,詞曲作者的音樂作品版權一般授權給唱片公司或代理機構,只保留署名權。有些作者還會把版權委托給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管理。“我創作的歌曲一般都會交給中國音著協維護,也有一部分歌曲由自己管理,或交給北京版權保護協會管理。”知名音樂人李海鷹說。

  詞曲作者從這些版權代理機構獲得的回報如何?阮開欣介紹,版權代理公司一般會與流媒體達成許可,如網易云音樂、蝦米音樂、百度音樂、QQ音樂等,按實際下載量分成收費。流媒體是現在網絡用戶收聽音樂的主要渠道,但很多網絡用戶還沒有養成付費聽取音樂的習慣,所以權利人通過流媒體獲得的收入相對較少,一些知名度較低的獨立音樂人更難以通過版權代理獲得收入。同時,我國版權保護力度還有待加大,如法院判決的損害賠償低,音樂人維權并不一定能挽回損失。多種因素導致音樂人的議價能力不高,難以從版權許可中獲得高收入。

  詞曲作者在與版權代理機構的博弈中處于弱勢地位,也是難以獲得高收益的一個重要原因。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副總干事劉平表示,詞曲作者在與版權代理機構的博弈中,存在權益被忽視、貶損、邊緣化的情況,行業亟待改變這一現象。如果不能有效解決這個問題,勢必會影響音樂產業的繁榮發展。

  此外,版權代理機構不專業也是原因之一。在戴荃看來,很多版權代理機構看重眼前利益,比如商業演出,而不重視音樂作品的其他版權價值,導致詞曲作者無法獲得應有的版權收入。這些版權代理機構不尊重原創作品和創作人,沒有能力代理版權,并且推卸責任,從而造成作者的損失無法追回。

  面對行業現狀,如何保護詞曲作者的合法收益?阮開欣認為,近年來,我國在版權執法方面正在逐步提高保護力度,如國家版權局在2015年發布的《關于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被稱為“史上最嚴版權令”,司法實踐也在不斷提高損害賠償的數額,有力地打擊了各種音樂侵權盜版行為。但他認為,版權保護力度還需要進一步提高,幫助用戶養成付費聽音樂的習慣。劉平也認為,國家應該在立法、行政和司法方面加大版權保護的力度,同時,詞曲作者在與版權代理機構簽訂協議時,也要仔細核實自己的權利義務,確保權益的最大化。


精准pc蛋蛋幸运28预测软件 pk10软件计划可信吗 球探体育比分 全天飞艇计划精准版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杭州按摩体验分享 欢乐生肖最新开奖 必中幸运飞艇手机软件下载 四川时时在线投注 麻将玩法视频